巡逻路修到营门前 边防旧貌换新颜

乐橙游戏官网

2018-10-25

“公路修进大山里,巡逻告别两条腿……”每次听到战友们在巡逻路上哼唱这首自编的歌谣,我心里总是充满了幸福感。 作为一名边防干部,扎根边防的9年间,我亲身经历了从巡逻靠双腿到车辆开到营门前的变化。

请关注今日《中国国防报》的报道——讲述人:彭晓辉南部战区陆军边防某旅连长,湖南岳阳人,2009年入伍整理人:陈剑毛规官兵沿着旧巡逻路巡逻。

彭德权摄“公路修进大山里,巡逻告别两条腿……”每次听到战友们在巡逻路上哼唱这首自编的歌谣,我心里总是充满了幸福感。

作为一名边防干部,扎根边防的9年间,我亲身经历了从巡逻靠双腿到车辆开到营门前的变化。

我是大学生士兵,从当战士成长为干部,除了在军校学习的1年,我从未离开过现在的连队。

在边防服役这些年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连队的那条巡逻路。

我们连队驻守在云南中越边境,巡逻路是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,当时只进行了简单的平整。

经过30多年的风雨,部分路段已经坍塌,窄的地方不足2米宽,车辆无法通行。

每次进行全线巡逻至少要花3到5天,巡逻中途只能借宿在老乡家。

因地势险要,每次巡逻都不亚于闯“鬼门关”。

记得有一年,重新勘定边境线后,界碑位置发生改变,我带领巡逻小分队在茂密的山林中花了近4个小时才找到355号界碑。

返回连队时已经临近傍晚,由于山高林密,在返回营区途中,战士周学进不慎摔倒,脚踝粉碎性骨折。

当时的巡逻路车辆无法通行,加之路途遥远,在连队的官兵也不便增援,我们只好轮流背着他徒步前进,回到营区已经是凌晨3点。

除了路途艰辛之外,在连队防区内,经常有眼镜蛇、银环蛇等毒蛇出没。 有一次,我们的巡逻目的地是防区最远的一块界碑。 在翻越一道陡坡时,我听见战士江晨宇大喊一声,扭头一看,一条银环蛇正从他手边爬走。 很快,江晨宇脸色发白,手指越肿越粗,意识渐渐模糊。

情急之下,我立即安排经验丰富的老士官为他进行简单排毒。

我一边背着江晨宇往回走,一边通知连队驾驶员开车到开阔地域等候。 回到驻地医院时江晨宇已完全昏厥。

后来,幸亏抢救及时,他得以脱离生命危险。 巡逻车开上新修的水泥路。 彭德权摄2015年,在地方政府的帮助下,连队的巡逻路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建和硬化。

今年年初,政府又下拨专项资金,将我们连队到9号界碑的巡逻路硬化成了米宽的水泥公路。 目前大部分路段已经修通,还有一小部分正在施工中。 有了这条水泥路,尽管部分点位仍需徒步巡逻,但也可以采取乘车加徒步的方式走完整条防线,时间上也从过去的3到5天缩短为1天。

同巡逻路一样,我们的营区条件也得到了很大改善。 今年,旅党委下拨专项资金对我们营区的老旧硬件设施进行了修缮,解决了之前房屋漏水、电线老化、洗澡供水难等问题;重新修建2套公寓住房,供来队家属使用;在部队体系医院附近建立就医服务站便于官兵就医,还为连队配备抗蛇毒血清。

前不久,上士飞志强的妻子来队住进了新修建的公寓住房,当她走进房间看到里面一应俱全的生活设施时,难掩激动之情,高兴地对丈夫讲道:“现在住房条件这么好,你一定要安心服役,我不会拖你后腿!”改革开放40年,新时代迎来新风貌。

正如巡逻路展现了边关的时代变迁,也见证了国防实力的日益强大。

同时,我们戍边军人更有信心扎根国门边关,更有激情练兵备战。